首页 > 专题报道 > 我有些开始想念,那些攒钱买鞋与熬夜打游戏的日子丨球鞋小说
我有些开始想念,那些攒钱买鞋与熬夜打游戏的日子丨球鞋小说
2020-04-12 19:02:15

 

 

 

 

 

 

 

作者的话:

 

    大家好,我是Shady。因为一些原因上周日没能及时更新,先和大家说个抱歉。《最后的球鞋路》已经更新到第四章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撰写的长篇内容,而现在我更是深深的体会到一件事情,创作真的很痛苦。

    有时候一天可能我连500字都写不出来,有时候又觉得所有的灵感与包袱就在眼前,但就是摸不到看不见。但看到前几期大家在内容下面的评论,我真的很开心,这种开心的级别,是前所未有的。当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去翻翻之前大家对我说的话,对我来说,这真的是最有力的支持了。

    本周开始《最后的球鞋路》将继续更新,也欢迎大家在评论中或后台我和进行讨论,那么,再一次感谢各位,感谢各位在这里听我将这个故事讲下去。

 

 

 

 

《最后的球鞋路》丨第1章,第2章 3月22日

《最后的球鞋路》丨第3章 3月28日

 




 

 

 

第四章:《清晨》

 

北方城市没有春秋,九京市更是如此。但四月的清晨,多少还是有些凉意的。余一随便套了个帽衫,趿拉着拖鞋便下了楼。

 

 

U型宿舍楼离食堂不远,余一不紧不慢的走着。这个时间校园里已经有了不少学生,他们三三两两健步向前,很快就将余一甩在身后,只带走了他拖鞋砸在地上啪啪的回响。

 

 

余一正好和两个从食堂里出来的女学生走了个对脸,前面的女生小步向前跑着:「快点快点,不然前排该没座了。」后面的女生边走边在书包里翻着什么。

 

 

北校区的食堂并不大。中间的窗口是基本伙,味道一般,但胜在价格实惠,饭点的时候总排着长长的队。



右边的窗口是特色小炒,盖饭一类的,价格略贵一些,但比起外面的馆子还是要便宜点,至于好吃不好吃只能看食堂厨子的心情了。

 

 

最左边的是清真窗口,余一觉得这里的饭最好吃——炒面片,羊肉炒饭,还有早点的土豆牛肉包子。

 

 

清真窗口的土豆牛肉包子算是北校区少有能称上特色的吃食了:牛肉不干,汁水充盈。土豆与洋葱蒸的软糯,还有点黑胡椒的辛味。

 

 

大一的时候,余一每天都会早起来这里排队买包子。因为其实北校区的清真同学占比不大,所以这里的伙食备的也并没有那么多。

 

 

后来他不怎么早起了,自然也就不会有一大早来排队买包子的光景了。

 

 

校方规划食堂的时候,特意将清真伙食区用磨砂的玻璃围挡隔了起来。余一买了五个包子一碗鸡蛋汤,两个堂食三个打包。随后便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

 

 

他一边吃着包子喝着汤,一边看着食堂里忙忙碌碌的学生。虽然余一仍觉得自己在这个溢着朝气的清晨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他多少也已经从昨天晚上那种消极过度的状态中缓过来了些许。

 

 

余一端着盘子往门口走,他打算递还完餐具后抓紧回宿舍。但当他将剩下半碗的鸡蛋汤倒入厨余车的时候,后面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

 

 

「呦!余哥。」余一冷不丁吓得一哆嗦,那半碗蛋花汤全浇在了自己的拖鞋上。他回头一看,发现是大三广告系的谢晓光。

 

 

谢晓光个子不高,嘴里总是絮絮叨叨的。余一挺烦他的,尤其是在篮球场上。他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谢晓光这样的人没有在球场上挨过揍。

 

 

打球的时候经常有那种人,嘴里永远在说着废话。和你一拨的时候,总是让你去防守,指挥你抢篮板,冲你要球;和你不在一拨的时候,又经常叨叨个没完:要不就是犯规了,要不就是走步了,要不就是踩线了。

 

 

平时余一见到他基本不会和他多说什么,但谢晓光总是会和余一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今天余一被弄了一拖鞋的蛋花汤本来就有些不爽,见到是谢晓光就更没好脸了。

 

 

「哎操,怎么了?」余一话说的有些不客气。他心里寻思跟他聊天聊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想应和两句就赶紧回屋投简历了。

 

 

「咋了这是余哥?大清早谁招你了。」谢晓光没意识到因为他余一有些不痛快,所以接着没心没肺的打着岔。

 

 

有一瞬间余一想把耷拉着蛋花汤的塑料拖鞋甩在他脸上,但也就是一瞬间的想法。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随即动了动黏黏糊糊的大脚趾头。

 

 

「喝家伙,赶紧回屋冲冲吧余哥。头一回看见脚丫子喝鸡蛋汤的。」也不知道谢晓光知不知道是自己那一拍让余一的半碗汤全浇在了脚上。说完这句话他就打算往食堂外面走了。

 

 

「哎,等会儿。」余一本来是一肚子气,但他突然想起来谢晓光貌似就住王宇飞的隔壁宿舍。「你看见王宇飞了么?起了么他?」

 

 

余一知道王宇飞八成是不会这么早起床的,但他还是抱着侥幸顺嘴问了一句。「王胖子肯定没起呢,昨天夜里我起来撒尿,还听见他们屋里喊赶紧回城呢。」谢晓光接着说到,「余哥你找他啊,要不一会儿下课了我帮你带个话?」

 

 

「没事,没什么大事,我就问问今天打球么一起。」之后余一没和谢晓光多聊,随便扯了两句就赶紧回屋了。

 

 

吃包子之前余一本想着今天多少还能等等王宇飞的信儿,但现在他感觉自己得抓紧回去找找工作了——一个是他觉得王宇飞并不是那么靠谱,还一个他觉得自己也不太好意思老去催人家。毕竟让学弟帮忙找工作,这听起来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

 

 

推开宿舍门,莱莱已经在收拾书包了。余一没来得及理他,把包子扔在他桌子上扭头就去了卫生间冲脚。北校区宿舍楼的卫生间与盥洗室是一体的,外面是洗手池子和涮墩布的池子。里面则是连排的卫生间。

 

 

回来后,莱莱已经自觉地吃完了两个包子,边吃着最后一个边说要是有一口稀的就好了。「我还说你去干嘛去了呢,嗯,这包子还是之前那个味儿。」接着莱莱把最后一个包子塞进了嘴里。

 

 

「我今天不去上班了。一会儿我打算看看招聘网站,好歹先找个活儿干。」余一一边晾着脚,一边吐着烟圈的说到。「别急,这事儿不能急。我先上班去了。」说罢莱莱就背着他的双肩背,一溜烟的走出了宿舍。

 

 

用了四年的电脑发出嗡嗡的响声,其实余一一直想换一个,只不过手里实在没有闲钱,另外他对于电子设备的标准向来是能用就行。

 

 

现在就找工作这件事情而言,余一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因为余一肯定没法如期拿到毕业证,所以正式工他是不用考虑了,当然,公司也不会去考虑他。

 

 

论大公司实习生岗位来说,这时候基本都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再招的话,也是下一年的应届生了。

 

 

余一翻了半天招聘网站,找到了一个叫做仁杰圣新的广告公司。他看招聘信息上没有写学历要求,而且待遇还有五险一金什么的。

 

 

余一虽然不知道广告公司是干什么的,但还是硬着头皮打了个电话。「喂,你好。」电话不一会儿接通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冷冷的男声。

 

 

「喂?哎哎哎,您好您好,是张总吗?」余一有些紧张,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对和陌生人打电话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你有什么事?」电话那边的声音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样的张总,我在那个66网上看到了咱们的招聘启示,我...」

 

 

「我在开会,不方便。」余一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一开始余一是有些恼火,他想接着一个电话过去问候一下对面张总的全家,但是后来想想,他又觉得算了吧还是。

 

 

之后的一上午,余一一直在这种先愤怒后无奈的心情中来回周转。好一些的在寒暄两句,问了问学历后才不紧不慢的说我们现在不招人了。态度差一点的大多像张总那样,上来直接就不耐烦的把电话挂断。

 

 

有一个什么传媒公司的李总和余一说:「小伙子,书都念不完,就先别进入社会了。」这句话余一听后,气得直哆嗦。

 

 

余一挺烦别人叫他小伙子的,他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别扭的称呼。当然,他自己心里也清楚,现在也没什么资本去挑这些毛病。

 

 

从学校里的余哥,再到社会上的小伙子,余一真的感到了压力。这是一种看不到摸不着的感觉。换句话说,这是一种来源于无知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以及如何走进接下来这个圈子。



11点50分,谢晓光拎着一盒盖饭慢慢悠悠的往宿舍走,路过卫生间的时候,正好看到王宇飞在水池子那刷着牙。

 

 

「操,刚醒?又干一宿啊飞哥。」谢晓光明知故问的问到。「别他妈提了,昨儿晚上邪了门了,一把没赢,排位掉了两段。」

 

 

「那他妈是你菜,你那螳螂抓到过人?」刘尧提着裤子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嘴里还不停的叫骂着。

 

 

「吃的什么啊晓光?又土豆丝啊?」刘尧笑骂王宇飞两句后,看向了谢晓光拎的盒饭。显然,打了一宿游戏接着再睡到上午后,这个小一米九的大个子显然是饿了。

 

 

「嗨,还老样子,尖椒土豆丝盖饭。」说完这句谢晓光就准备回屋了。「哎对了,飞哥,余哥问你,下午打不打球。」谢晓光突然想起上午碰见余一了,所以临走留下了句话。

 

 

「打球?他今天不上班么?」王宇飞把嘴里的漱口水吐了后,边琢磨边说到。接着他又想起来了什么,「哎操,尧子,昨天晚上他好像让我问你耐克店上班的事儿了吧?」

 

 

「有这事儿吧?我也忘了,操先别管他了,再说吧。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呢。」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因为昨天晚上打游戏输了,刘尧对这件事不是很有耐心。

 

 

「行行行,先吃饭吧,下午回来你给问问呗?你不工资还没结完呢吗?你说咱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歹同学一场,也经常一起打球,王宇飞还是希望多少能帮上余一些什么。随后他又想起来了什么。转身出了卫生间门冲着楼道喊道,「哎晓光,食堂今天有馒头吗?」

 

 

时间过了12点,北校区内的学生们向食堂与宿舍走去。四月的太阳还不是很毒,但正午的艳阳也已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人们在清晨苏醒,在晌午开始忙碌,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思念着家中的灯火。清晨总是最富活力的,并不是因为那吵闹的铃声,而是因为第一缕照耀在大地上的阳光,总是最清亮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