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防疫之中,面对球鞋热潮更需要一份冷静
防疫之中,面对球鞋热潮更需要一份冷静
2020-02-16 19:39:46

 


 

北京时间2020年2月15日,2019-2020赛季芝加哥全明星周末正式拉开帷幕。如同往年一样,大洋彼岸一年一度的篮球盛会成为了各大运动品牌的装备秀场。只不过在今年,或者确切的来说,在将于北京时间2月17日开启的全明星正赛之前,全明星运动装备似乎有着些许喧宾夺主的意味。就像我们看到的,除去「豪华」之外,我们似乎无法用别的词语来形容今年运动品牌为芝加哥全明星赛准备的相关产品。2月15日,Jordan Brand抢先发售了被大家冠以「反转黑红」之名的Air Jordan 1 Retro High '85,在发售后的第一时间,国内转售平台显示部分尺码的二级市场价格已然超过了万元,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在高昂溢价之下,也有着零零散散的成交记录。

 


这次的黑红你买了吗?

 

其实早在此次「反转黑红」Air Jordan 1 Retro High '85曝光之时,笔者朋友圈的一些朋友便表示了对于此次全新鞋款的青睐之心。无疑,在原版Air Jordan 1 Retro High Bred的基础之上进行反转设计已经足够吸引老鞋迷们的关注,同时「限量23000」双的噱头也自然会让更多的鞋迷以及球鞋转卖者陷入疯狂。有趣的是,当发售后的第一时间,万元市价消息在朋友圈扩散时,笔者的朋友们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至于诸多情绪结合在一起,也浓缩成了一种态度——「它很好,但是没有那么好。」

      截止至此刻,「反转黑红」的价格已经有所回落。当然,其实我们今天的这篇文章,其实也并非想解读花费万元购置「反转黑红」的消费者们的所思所想。而是要借由近日全明星产品的热潮,思考运动品牌的营销规律;并解读国内防疫大环境下,二级市场光怪陆离的状况。

 

 

 

复刻仍是主旋律

 

 

品牌演奏方式不尽相同

 

 

 


 

情怀仍是主旋律,这并不令人意外。当然,或许细心的朋友们已然发现了,最会讲故事的Nike及Jordan Brand,在今年又一次将「情怀」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带回了产品之中。显然,无论是我们今日文章的主角「反转黑红」Air Jordan 1 Retro High '85,再或是发售在即的,由Air Jordan 1及Nike Air Ship所组成的「New Beginnings」套装,都是情怀主旋律重燃的佐证。

      复刻产品始终是Nike及Jordan Brand的王牌,这早已是无需争论的事实。2020年2月,Business Insider发布了2019年最畅销运动鞋鞋款排行榜,其中Air Jordan 4 Retro及Air Jordan 11 Retro分别占据了榜单的第5与第10名。

 



完完全全的致敬

 

本月,Jerry Lorenzo发布了其同Nike品牌的又一款新色Nike Air Fear of God 1。引人关注的是,在此次新品的造型片中,Jerry Lorenzo致敬了传奇球星Allen Iverson的昔日造型,甚至毫不吝惜的放出了Nike竞品品牌Reebok旗下产品Answer 4的照片。即便早前在采访之中Jerry Lorenzo本人便透露过自己对于服装及造型的灵感均受到了Allen Iverson的影响,但没人想到的是,这般关于情怀的演绎会如此地直白。

      或许相较于此前,Nike品牌对于我们所讨论的情怀会有着更加高超的演绎——好比Air Jordan 1及Nike Air Ship这般传奇组合的影响力,自然是要凌驾于由「奶泡」及「鹰眼」所组成的,Classic of ’97的那爱恨分明的纠结之感。除去Nike始终在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之外,adidas同样将产品的重心偏移。诚如本届全明星adidas品牌为Derrick Rose推出的2011年复刻版本全明星战靴,便再度将adidas与复刻话题链接在一起。

 


阵营选择兼顾各方各面

 

当然,adidas Originals才是复刻真正的赢家,只不过很多人忽视了它的存在。2020年是adidas Superstar 50周年纪念,此前火爆鞋圈的「贝壳头」再一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有趣的是,在Nike 2020峰会时,藤原浩发布的一张「Nike全家福」引起了广大球鞋爱好者的关注,而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人调侃,相较于Nike阵营的强大,adidas似乎只有Kanye West一人苦苦支撑。但事实证明,adidas不仅仅有着Nigo、Pharrell Williams等潮流实力悍将,也有着Lisa、易烊千玺这些具有庞大流量影响力的年轻艺人。同样是情怀复刻,adidas也将影响力转化为更多的真金白银。无可厚非的是,基于复刻这件事情,运动品牌自然会将「已经做好的事情,做的更好。」

 

 

 

品牌产品矩阵饱满

 

 

消费者有更多合理选择

 

 

 


 

革新产品与复刻产品,近乎可以简单涵盖运动品牌旗下产品的类别以及潜在的发展方向——前者代表着「高度」,后者代表着根基的「深度」。如果要加以细化,同艺术家、设计师的携手共造,则为这两类基本产品加以了影响力的光环。就像我们在第一部分所描述的,复刻产品是运动品牌盈利的高效手段——轻车熟路的制作工艺,依据不同时代所选择不同的包装方式,均可以令品牌得到名与利的双赢。

      此前,Nike在2020产品峰会中再一次掀起了科技革命热潮。无论是此前依凭于Breaking2所营造的跑步科技热潮,再或是由Nike Adapt BB所建造的未来篮球帝国,均彰显了Nike品牌在运动科技方面的绝对影响力。而我们需要知晓的是,在科技不断革新的同时,品牌产品矩阵也在不断扩张。至于不断加大充实的产品矩阵,自然意味着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

 


顶级的意义,大多相似

 

2019年底,Nike同DIOR、adidas及PRADA的联名双双亮相,运动品牌与奢侈品品牌的合作帷幕,再一次被拉开,并有望成为此后的常规栏目。不过在笔者看来,Travis Scott脚下的DIOR x Air Jordan 1 Retro High与Eliud Kipchoge脚下的Nike顶级跑鞋似乎是一样的存在——它们并非适用于所有的普通消费者,而是品牌一种硬实力的象征。

      相信熟悉Nike跑步产品的朋友都深知,在早年Breaking2企划公布之际,Nike便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产品,其以未公开市售的Nike Zoom VaporFly Elite为首,再到Nike Zoom VaporFly 4%以及Nike Pegasus等等逐渐低端化的鞋款,组成了全新的Nike跑步产品矩阵。这一系统,也被沿用至今日。显然,在运动功能领域,消费者可以针对自己的运动需求选择不同的产品。而在运动生活方面,这种方式是否依旧可行?答案是肯定的。

 


低帮成为了更多人的选择

 

熟悉Air Jordan的朋友都知道,近年来Jordan Brand不断在Air Jordan 1 Low以及Air Jordan 1 Mid两款鞋款上大作文章,暂且不考虑那些影响力较大,二级市场溢价较高的联名版本,两款鞋款大货配色的数量有着各位有目共睹的陡增。事实证明,Nike虽然从未为我们进行产品分级,但是二级市场的价格已经为我们用金钱划出了界限。在2010年至2015年暨Air Jordan正代鞋款最为疯狂的年代,「限量」始终是Air Jordan的代名词,但近日二级市场的状况,以及产品配色的数量规模,是彼时无法想象的。

      adidas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为什么Kanye West要为Yeezy BOOST 350 V2推出「满天星」以及「天使」版本?在品牌想通过这种方式在塑造产品稀缺调性以及获利中取得平衡的同时,消费者也可以自己有一个适当的取舍,一个更加适合自己消费水平的取舍。

 

 

 

防疫大环境下

 

 

面对球鞋热潮更应理性

 

 

 


 

在进行完前两个部分的概述之后,我们的最终部分也当回到现在的大环境之中进行讨论。无疑,就像我们知道的,在防疫大环境下,线下产业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反之,线上产业的情况相对良好。2019年,球鞋热潮到达了空前的高涨,而这一部分原因亦是国内运动鞋转售平台的兴起。但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在线上环境具有优势的现在,球鞋浪潮会不会又一次的兴起,甚至是失去控制。

      显然,此前Kobe Bryant的不幸离世,成为部分转售者的又一次「机遇」以及球鞋病态浪潮的导火索,而国内转售平台下架Kobe相关鞋款,也使得这一次的风波戛然而止。同时,于情人节发售的Strangelove x Nike SB Dunk Low也再一次打响了二级市场的混战。

 


 

防疫环境下,面对球鞋热潮更需要一份冷静。正如同我们本篇文章的题目一般,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份对自己选择的坚守。就像所有人起初在球鞋之中寻觅到的那些东西一样,一如既往的,将它坚守下去。纵然网络上始终流传着关于球鞋二级市场的种种煽动性的谣言,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也总有人想要利用混乱和灾难,某得一份利益。但也正如我们所期待的,明天,也许一切就将变得更好。也许,一切就将回归正常。不是吗?

 

 

 

 

 

本文图片来源于:

 @Jordan Brand、@GODMEETFASHION

@Nike、@adidas、@S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