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SIZE·见证丨天津 COLOUR 叶春:「转售平台盛行,是中国球鞋文化的必经之路。」
SIZE·见证丨天津 COLOUR 叶春:「转售平台盛行,是中国球鞋文化的必经之路。」
2020-01-16 19:30:20

 


 

他是位人物,是一位在天津球鞋文化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在很多球鞋爱好者心目中,代表着属于天津的球鞋文化。42岁的叶春,从接触球鞋到逐渐喜欢,从消费者到经营者,身份的转变并没有影响他对于球鞋的热爱,每天和球鞋接触的点点滴滴也都储存在他的记忆当中。从业的15年里,叶春见证着天津的球鞋文化是如何从萌芽阶段一步步成为「喷泡之乡」的。

      天津COLOUR,这个位于天津赤峰道的球鞋店不仅是天津球鞋文化的中心,也因为距离瓷房子博物馆仅两个路口的原因,让无数到天津旅游的游客们能感受到这家球鞋店铺的能量。从2004年开始,天津COLOUR在天津众多球鞋店中开始一步步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天津球鞋店铺,离不开叶春的经营。叶春与其他球鞋店经营方式不同的是,他在打理球鞋生意的同时很热爱这种文化,这也是天津COLOUR深受大家喜爱的重要原因。

 


叶春,天津球鞋文化的代表

 

1978年出生的叶春,如今已经42岁,他对于球鞋的喜爱与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源于迈克尔·乔丹。因为其三连冠的壮举使得他开始喜欢篮球,因为迈克尔·乔丹从而逐渐钟情球鞋,这是叶春这代人喜欢球鞋最大的理由,而他自己买的第一双球鞋也是一双Air Jordan 2 Low。「从1997年开始,我对运动品牌和球鞋有了逐渐的认知,但是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具体的概念。不过在当时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球鞋本身而言,它不应该仅仅出现在球场上,也该满足于日常的穿搭。」叶春向我们说到这双Air Jordan 2 Low对于他的意义,因为珍惜,并不会将这双篮球鞋穿到篮球场上是他们这辈人对于当时买鞋的态度。而叶春告诉我们因为当时除了球鞋以外,随着嘻哈文化进入国内,肥大的牛仔裤是他们搭配球鞋的标准。

 


运动鞋店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绝对是新兴的,哪怕对于开店的人来说,也仅是因为源自心底的热爱,他们不了解市场需求究竟有多少。但就像叶春这样的人,对于球鞋的热爱以及一些机缘巧合,让鞋店成为了现实,也让他们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先驱者。


 

从接触球鞋,到了解球鞋文化,再到决定开始经营天津COLOUR,叶春说:「当年开店的原因完全是因为热爱的程度已经到达了一个顶点。不过现在想想,就那时的环境而言,95%再或是98%的中国家长都不会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做这件事情。首先因为这个东西大家都没有做过,其次是球鞋在他们那一代人眼中没什么影响力。他们会认为‘卖运动鞋能开店?简直是天方夜谭。’

      在当时那个时间点,运动鞋店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绝对是新兴的,哪怕对于开店的人来说,也仅是因为源自心底的热爱,他们不了解市场需求究竟有多少,动辄千元左右的价格对于当时大多数的中国家庭来说无疑是不能承受的。而就像叶春这样的人,对于球鞋的热爱以及一些机缘巧合,让鞋店成为了现实,也让他们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先驱者。「当年创业是比较艰难的——因为当年大家没有什么经验,思想也是比较传统保守的。当年的进货渠道除了广州,就是美国,或者韩国,基本跑不出去这几个地方。」

 


热爱在这里发生

 

天津COLOUR的开业从2004年开始到现在,已经15年了,卖出的球鞋已经不计其数,但叶春对于到店购买的消费者的感情一直没变。在店铺经营的15年中,对于叶春印象最深的顾客是在开店前几年经常会光顾的年轻人们。他们没有充足的零花钱来店里消费,也不会主动和店里的工作人员交流,静静的站在货架前捧着自己喜爱的球鞋一言不发则是这类年轻人的常态。作为店主的叶春,对这样的年轻人们充满了好奇,他好奇的不是反复进店却迟迟不买的做法,而是这些年轻人们为什么只看却没有任何与其他人的交流,甚至连价格这些基本的信息也不会询问身边的店员。抱着这样的好奇,叶春后来也了解到,这些年轻人对于球鞋的了解远出乎他的预料,「他们对于球鞋的认知, 对于球鞋的一些故事与文化,在当时甚至都比我多。正因为他买不起,所以他才在杂志或者网站上面去不断地摄取球鞋知识。」

 


因为这样的年轻人,叶春越来越在店铺中关注文化层面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哪怕就是来店里聊聊天不消费,他同样欢迎,因为他知道这些年轻人像他一样,都热爱球鞋,热爱这个对于老一辈人来说无足轻重的生活用品。


 

天津人喜欢球鞋,更喜欢喷泡,「喷泡之乡」的美誉不是凭空捏造的,而见证这美誉诞生的叶春,更是对这两双经典的球鞋拥有着发言权,「当年的消费者应该是1980年到1985年出生的,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们家里是很少给零用钱的,都是一点点攒出来。他们最后攒出钱来要去消费的时候,自然会去追求好的产品。而喷泡这两款鞋,鞋款的设计感非常强,而且球鞋的材质非常耐脏,整体很耐穿。对于球鞋文化而言,喷泡这两双鞋应该是在2004年或2005年兴起的。当时天津有很多这种店铺去推广这两双鞋的文化,COLOUR也是其中的一员。其实还有一个,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自己比较喜欢那种立体可塑性强的感觉,比较酷的颜色。」叶春看着自己关于喷泡的收藏有着很深的感触。而谈及到喷泡之乡的话题时,他便讲到:「说到喷泡之乡的由来,其实很简单,这是一种很生活化的东西,喷泡之乡听起来好像很神秘,其实一点也不。喷泡球鞋顺应了那个时代的一种潮流风向,所以很多球鞋爱好者喜欢穿。」

      潮流风向标,这是叶春给我们归纳为什么天津人会喜欢喷泡的答案,当时的年轻人们已经不再是老一辈人的消费观,老一辈人眼中的「实用第一」已经不适用于年轻一代的球鞋玩家。即便是面对喷泡那高昂的售价,也会咬牙坚持,一点点从零用钱里攒出来,来购买这双在当时已经算是天价的球鞋。然而就是因为当时天津的年轻人们的选择,和像是叶春一样的人们对于球鞋文化的推广和坚持,一步步将喷泡变为了天津球鞋文化的代表。

 


天津,喷泡之乡

 

十年磨一剑,天津的球鞋文化到达顶峰的时刻,则是在2015年左右的时间。2015年天津喷的问世,让天津的喷泡情怀到达了顶峰。叶春也对于天津喷的出现回忆起来,「一路走来将近10多年。球鞋本身对于消费者来讲,它更多留下的是回忆,这个东西太厉害了,所谓的文化,初期做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不太理解这个文化的内核。后来随着时间线的拉长,现在对于这种情感的东西,真是越来越重视了。」对于情感方面的重视,让叶春的店一直都坚持着与顾客的沟通,叶春所说的「人情味」在天津COLOUR里显得格外突出。

 


对于我来讲,我更注重的是消费者在我们店的一个体验,哪怕有一天他不来了,隔了十几年之后他回到这,还能想起当时对于球鞋的热爱和悸动。


 

十五年的时间,叶春让天津COLOUR成为了天津球鞋文化的象征,而在这十五年当中,叶春在店里接待的顾客也是形形色色,时代的发展让球鞋文化不再是小众群体的消费品,经济的发展也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球鞋的海洋当中,当我们问及到现在的消费者与过去的人们有什么不同时,叶春很认真地说到:「因为时代在发展,人也会变,时代推着你,你也会变,每个时代的人都不一样。当年买鞋的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更关注于鞋本身的故事。」

      我们明白叶春所说的球鞋上面本身的故事是什么,也了解他是因为什么对于当年的消费者还记忆犹新,就算是现在年轻人们的喜好已经与过去的人们大相径庭,但这背后的原因也是由于金钱或是娱乐文化的影响,而这些都是必然要发生的。叶春对于这样的变化,同样有着自己的态度,「因为市场经济带来的冲击很大,现在的年轻人,现在的一些球鞋文化,跟十几年前是不一样的。我举个例子,比如3G转4G,4G转5G,这其中一定有许多新兴行业应运而生,但同时就会伴随着有些东西消失。这就是时代的变迁。」

 


时代在变,有的却始终不变

 

时代的发展,让各行各业都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球鞋行业在内,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众多全新的产物。从线上抽签到球鞋转卖平台,伴随着电商行业的蓬勃发展,球鞋的购入方式对于球鞋爱好者来说与之前发生了彻底的转变。这样的变化对于实体经营的天津COLOUR也有着不小的挑战,可叶春告诉我们,实体店的优势不是简单的眼见为实,而是在于人与人之间交流本身的魅力。谈到关于生意的问题后,叶春很中肯的说:「对于实体店,电商的影响肯定不小。但对于我们来讲,就某些层面而言,我感觉线下实体店是线上永远不能取代的。这个不能取代的重要因素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消费者一般比较注重的是什么——限量发售。怎样做出一次完美的发售,对于消费者来说至关重要。此外,对于每个到店的消费者,你要细读他心里的一些想法,尽量让他在购物过程中保持愉悦。」

      电商行业的冲击,转卖平台的诞生却对于实体店来说是另一方面的存在,原价发售的重量级鞋款,无疑是鞋贩子们最需要的,店门口的排起的长龙和平台上高昂的转售价格都成为了人们买鞋的理由。「其实我很接受这种球鞋转售平台,我感觉它对于中国的球鞋文化的推动作用非常大。怎么讲,他让更多人都参与到了球鞋这件事之中」叶春对于球鞋转卖平台的态度是这样的。面对转卖现象的普遍,让更多的人加入到球鞋文化当中,无论这些人的初衷是因为什么,对于球鞋文化的发展都进行着推动。就像叶春说的,倒卖现象的存在就连他自己也没办法完全禁止,毕竟现在的球鞋二级市场的环境以及风向就是如此。「如果说公平,那二级市场才是公平的,所有东西都是市场决定的,大家最后买不买账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叶春的态度就是这样,没有人可以控制这个市场,既然是大家的所做所为决定的,那就交给市场来检验。

 


 

最后,我们向叶春聊到了此次拜访他的目的,《SIZE·尺码》的十五周年与天津COLOUR的轨迹很是相似,从2004年诞生一直至今。而叶春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激动地回忆起2004年的创刊号。已经绝版的《SIZE·尺码》创刊号,对于像叶春这个年龄的人来说,都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在那个网络并不像今天这样发达的年岁里,《SIZE·尺码》创刊号作为中国国内第一本球鞋杂志,对于所有喜欢球鞋的人来说都是不能错过的。原本为了解背后的球鞋故事而费劲周折的年轻人们,在那一刻终于找到了属于中国自己的球鞋杂志。在叶春这代人眼中,《SIZE·尺码》的出现将中国所有地方关于球鞋文化的星星之火聚集到了一起,对于中国的球鞋文化推广有着很好的推动,他说:「尺码,风风雨雨15年,其实也代表了整个球鞋文化的一个发展。尺码,对于整个中国球鞋文化,推动作用是非常非常大的。」

      因为现在在编辑部工作的我们,对于当时的情况只有模糊的了解,在得到叶春对于SIZE的评价后同样有些惊讶,而如今的媒体环境也与当年的一切都不同了,叶春却告诉我们他能够看到SIZE的与时俱进,也清楚每天在编辑部中的编辑工作的辛苦,但对于他们这代人来说,当年的SIZE有些不可替代的情感,才会这么难忘。

 

在这段对话的最后,我们问叶春他希望SIZE在未来的时间中应该做出怎样的改变时,他说:「时代的发展让传统媒体越来越少,在纸媒这部分我希望有人能坚持下去。我感觉在中国现在这个大环境下,真正探究文化本身的人几乎很难前进下去。因为在中国,有时候很难见到做了30年、40年、甚至是50年的机构与公司。但我希望尺码能一直坚持做下去,一直为球鞋文化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