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终于,我卖掉了收藏多年的老鞋
终于,我卖掉了收藏多年的老鞋
2019-12-15 19:16:48

 


没错,就像标题说的那样,今天我们想与大家分享的故事就是关于一次球鞋交易。而这则故事的主人翁,却与之前有所不同——没错,就是笔者本人。这一笔交易就发生在本周的早些时候,可能在很多人眼中,这并不是一个值得倾听的故事,但是,既然你点了进来,那么不妨用上哪怕只有5分钟来听听笔者的故事吧。

      当北京凛冽的寒风肆意地拍打起我们的脸颊的时候,笔者也真正意识到了每年最难熬的日子到了。和往常一样,我依旧坐着那班熟悉的地铁,在拥挤的车厢中找到了一个可以让我倚靠的角落,于地铁有规律的颠簸中等待着1号线终点站四惠东的报站声。

 


 

我一如既往的重复着每天上班路上在做的事情,完成炉石传说的每日任务、去看看后台粉丝昨天的留言、再有就是为昨晚没有看完的《庆余年》收个尾。“下一站,国贸。”在高峰期做过北京地铁的朋友一定都被如百慕大三角一般的国贸站搞得心烦意乱,因为在接下来10分钟里,陪伴你的只会是示意加载中的「菊花」。哦,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iPhone那倒霉催的信号。

      久而久之,我养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习惯,会在每次临近下车的时候,打开闲置平台,看看能淘到什么好东西。并不是说我落后于时代,只是各个球鞋平台繁琐的流程,真的有些麻烦,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的。所有的购物平台都会根据你近期的搜索,为你推广一些多少有着关联的相关产品。而最近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APP给我的推荐产品似乎有些莫名其妙——胶水。

 


故事的开端

 

如果你是一个熟悉AJ 6的朋友,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认出在两个破碎的模块究竟是什么。它就是AJ 6后跟上,那个会在你绷起脚面时硌到你小腿的提环,而它则是来源于我高中时用我半年的零花钱买下的黑红AJ6,一个已经陪伴我数余年的来自2010年的老伙计。对明年就要迎来本命年的笔者来说,它绝对算的上是一位老朋友,我14岁的夏天我第一次见到了它,因为小时候看到的盗版《灌篮高手》而爱上球鞋的我,最先认识的AJ便是台配中小胡子老板口中的「佐敦6代」,我对于AJ6的喜爱也从那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笔者一样,在穿AJ6的时候喜欢按照设计理念中那样,利用鞋舌以及后跟的提环辅助穿脱,而这个悲剧也就发生在今年冬天。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他断裂的原因,不知道是因为氧化,还是因为室内外过大的温差让它变得脆弱。到现在我还记得它断裂的那一刻,我一瞬间懵掉的脑子,从其上面依旧保留的胶水痕迹,就能看出我有想拯救它。相信所有爱鞋的人都能体会到我的心情,特别是这样一双对我有着重要意义的鞋子。

 


你还记得你买第一双AJ的情形吗?

 

每个球鞋爱好者,多多少少都会有着有着一些收藏癖,对于自己喜欢的鞋子,往往会实行「穿一双,留一双」的特殊政策。当年的黑红与樱木6共分为两个版本,一个是黑色开窗的「Black Varsity Red」,另一个则是鼎鼎大名的6+6红外线套装。在机缘巧合下,我把这两套都收入了囊中,还在上高中的我那时并没有收藏的概念,因此非套装的那一套机会陪伴了我整个中学生涯。

      而在前不久,那双黑红6宣布生涯报销后,我最先做出的反应,就是拿出了自己收藏许久的那个套装。2014年和今年,黑红6经历了先后的两次复刻,可粉红色的中底始终让我提不起性子,当时我心中有着一个执念,只有老黑红,才是黑红6。在这上面如何定义经典上,我向来是一个执拗的人,比如我就是喜欢飞人屁股的Air Jordan,在我眼中,只有我经历的才是元年。

 


告别前的最后一眼

 

而看着那套崭新的套装我犹豫了起来,一个选择题摆在了我面前,我究竟要不要穿它们。我自认为我把它们保护的很好,至少没有出现粉化或者一些足以致命的瑕疵,但心中始终有些迟疑。因为如果它掉底了,这个套装以及所谓的情怀将变得一文不值。就是这样的犹豫,让我做出了一个十分打脸的决定,我决定卖掉它们,然后买一双可以无忧无虑上脚的2019年复刻。 

      我在平台上标上了一个几乎是低于市面上单双的价格出售它们,并不是说我有多么着急的需要钱花,只是也许在那个后跟断裂的那一刻起,我明白了,所谓的情怀已经死了,可能比起放在展示柜里,我更加愿意选择将它们融入我的生活之中。我本以为,这样的价格会让它很快的找到新主人,然而在本周四,我才终于将它卖了出去。

 


Jumpman Logo有那么「不堪」吗

 

笔者之所以要用「终于」,只是因为这个过程比我想象的要艰难的多。的确有人在问价,但是大家也和我抱有着一样的疑问,究竟能不能穿,我多希望我知道答案,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毫不迟疑的做出自己的选择,可并不是这样。还有有人来问我,这个价格还能不能更低,我说,再低就和今年复刻的价格差不多了。而我这样的比较,并没有起到对我而言正面的意义,反倒是等来了一句:「那我去买2019年的好了。」我回答道,2019年的质感和这双是没法比较的,可他却回答我,我知道,但是我为什么要花钱去买一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呢?这样的对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人们会用各式各样的方式搪塞我主动发起的交易申请,14、19两次复刻成为了他们手里最好的、可以让我牙口无言的武器。而这像极了,大四时候的我。

      大四时,我们的专业有着一个学校要求的专业课实习,我们需要拿着手里的简历去学校指定的多家单位面试。那时的我,凭借着对于自己口才的自信,以及丰富的学校履历,从没有把面试这件事情当成一回事,可事实却在我脸上打了一个重重的巴掌,我几乎是我们专业最后一个确定工作的「流浪汉」。也就是那时,我真正明白了,你眼中好,只要对方不需要,就什么也不是。

 


说着爱元年,可又有几个人有关于它的记忆

 

不过,无论是我的鞋子,还是我自己,都迎来了一个美妙的结局。我的鞋子找到了一个和我约定要珍藏它们的买家,尽管最后交易的价格,比我心里预估的低了整整1000块,但至少,它们不需要去冒险。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感到有些荒谬,但是事情就是这样,这一笔交易对我来说,卖掉的是回忆,是那些围绕着它展开的故事,但是对买家来说,除了产品本身之外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所有你口中的故事,也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我是一个守旧派,我会试图去与同城的买家进行面交,为得不是别的,只是想找人聊聊过去的故事,很幸运,最近的几次面交,我都遇到了愿意和我分享的人。而不知道下一次,又会遇到怎样的人呢。我在填下快递单的瞬间,心里瞬间涌现出了很多说不出的情感,不舍、遗憾、惋惜以及释怀。

 

终于,我卖出了我珍藏多年的收藏。

 

而于我,我很幸运的将我的爱好当做了事业,我做着我初中语文老师绝对想不到的职业,用自己的笔,哦不,是指间敲击出的文字与大家分享着一则很平淡的故事。在我的视角,我是与一个老友告别,而在交易的另一端,它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交易而已。我也是第一次发觉,我已经成为了曾经的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总有一天,倒钩也会变成老鞋

 

这则的故事实则是有着几个关键词的,文中提到的「终于」、还有「老鞋」以及「收藏」,而这些终究也只是我倾诉主观情感的一个载体,至于什么是「老鞋」,什么是「收藏」,又谁会在乎呢。对于2017年接触球鞋的人来说,「The Ten」就是老鞋,而对于只要满屋爆款联名的玩家来说,「收藏」只是他们这面天价鞋墙的名字而已。

 

蔡康永老师在本周三更新的《奇葩说》中说道:「我们的人生常常被这两个字所绑架,我们总是会问自己我们活着有什么意义,后来我想明白了,很多意义根本就是别人编给我们的,所有的意义只有在你感受得到的时候才是真实的,那才叫做意义。」

 

 

这里的这个别人,在这次的故事里,就是我自己。我们曾在鞋子中倾倒了所有的热爱,然而,如今的环境中,已经失去了一个倾听者。卖鞋是当下的必然,而卖老鞋,则是仅属于你个人的释然。

 

只要你想,你卖掉的鞋子总能再次回到你身边,

而回不去的,是那段被你卖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