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因为买了双二手鞋,他就要被同学看不起?
因为买了双二手鞋,他就要被同学看不起?
2019-12-05 19:08:54

 


 

 

这是老张和我这两周内通的第三个电话。他和我说上次看完那篇烤冷面的文章后他也是感触颇深,说现在的小朋友们真的有钱。动辄就买个两三千的鞋子,关键他们这一代人貌似不知道心疼这两个字怎么写。要放在我们上学的那会儿,别说乔丹了,什么鞋子也不可能放开了穿。

      老张是我大学时候的英语老师,但他其实没比我大几岁。老张长得精神,有点像《羞羞的铁拳》里面的那个反派吴良。180的身高,再加上一口流利的英语,自然迷倒了一大片女学生。我们几个男生和他关系不错,当然不是因为我们都喜欢学英语,而是因为我们都喜欢打球,也喜欢球鞋。那会儿他就不愿意让我管他叫老师,我也不愿意。一个昨天晚上还跟你吃烤串喝啤酒的话痨,第二天摇身一变成了讲台上一副正派的英语老师,放谁谁也不适应。他也有个什么什么斯的英文名字,我不会念,后来他也不提了。但出于最起码的尊重,还是得有个称呼。

 


薛皓文更帅一些

「老张」这个名字最开始是隔壁宿舍胖子提出来的,我们觉得不错,也就将它沿用了下来。但老张不喜欢,他说感觉把他叫老了。我说老张是张老师的倒装句,而且人总有一死,你别担心。他说也对。但想了想他又说你放屁,倒装不是这么装的。

      每个学校总有各种的校园传说,大的总是围绕着神神鬼鬼,小的也离不开男女关系。当然,老张总是男女故事的主角。起初我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他找了个团队专门在背后给自己编一些风流故事,然后用小号发在校内网上。

      不过老张从来没回应过那些传的绘声绘色的男女问题,但我们都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有一次我们在学校后街的饭馆喝酒,他不知道为什么喝着喝着就多了。喝多了的老张和清醒状态的他总是不太一样的。用现在流行的网络词语,应该是有点憨的?大体就是那个状态吧。但那次喝醉的他让我记忆犹新。他傻呵呵的乐着哭着,嘴里总是念叨着什么「江」什么什么「河」。我问他你是不是喝多了想吐啊,我带你去厕所。他摆摆手,说你不懂。然后一个转身吐在了自己的裤子上。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什么江什么河是他女朋友的名字。两个人已经好了很多年了,但女孩子家里始终不同意,后来女孩也累了,就听了家里的话,去了遥远的美利坚。我并没见过美利坚的大江大河,但我倒是见了不少老张的鼻涕眼泪,以及衣服裤子上的那些顽强的,难以洗净的呕吐物。

      老张是个好老师,只不过遇上了我们这些坏学生。我毕业回家那天,他在宿舍楼下的树荫等着我。见我出来他扔给了我颗红塔山,说抽完再走。开车回家路上,我哥问我,你们这学生还有没走完的啊。我没说话,心里不是滋味。抽那颗烟的时候,老张说常回来看看,喝多了可以住他那里。我笑骂到学校在大兴,我家住东边,没正经事我回来干吗。嘴上那么说,但那时我心里却不这么想。可我没想到的是,之后横在我和学校之间的,不是多远的路程,而是狼狈的生活。

      每个人的大学生活都不太一样,但毕业后大抵都是一个样子了——朝九晚五,忙的像狗。我妻子曾说过一句十分透彻的话:「当同学聚会上能聊的只剩下回忆的时候,也挺悲伤的。」虽然我和老张不是同学,但确实我们的生活之中也没有太多的交集了。毕业至今我们见过两面,第一次是在毕业后不久大家很快就聚了下,酒桌上立了立誓言,然后就各奔了东西。第二次是老张前年的婚礼,他和隔壁学校的一个教语文还是文学的老师结婚了,那个老师个子不高,很是文静的样子。其实老张到我们这桌子敬酒的时候,我是很想问问他俩吵架的时候用英文还是用中文,再或是起哄开个黄腔什么的。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来了。

 


我开始想念以前的酒桌

周发完那篇烤冷面的文章,老张倒是给我发了两条微信,第一条说文章写的不错,第二条说一看就是他教育的好。我给他回了个大便的表情,意思是让他赶紧去吃饭。老张说结婚之后每天都挺充实的,自己也当了班主任——白天看别人的孩子,晚上看自己的孩子,也是个不错的轮转。我说我也准备要孩子了,就是没啥心理准备。他说这就跟打球一样,球传到你手里了,至于之后怎么打,你也总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其实男人就是孩子,男孩之间也从不存在什么生份与距离感。聊了三两句,以前的那个老张就回来了,我也回来了。老张和我说,不光现在高中生玩球鞋的就多,大学生玩的也不少,而且比之前那会儿要疯多了。我问他什么叫疯多了,他说:「咱们之前那会儿,买买篮球鞋就完了,撑死买个乔儿。」老张总爱把Air Jordan叫做乔儿(儿是儿话音的读法)。他说觉得这样更有味道。「但现在的这帮小孩儿穿的我都不认识,据说都是什么LV还有巴黎什么的,动不动就五位数。」

      其实老张说的我一点都不意外,我和他说现在早就不是穿篮球鞋的时候了,年轻人更不穿。老张说那乔儿不是最火的了?我说也不是,只不过火的方式不一样了。话说回来,前两天,我一直在奋笔疾书的写几篇采访稿,被访者都是行业内的元老级人物。在将他们的话整理完之后,我发现他们这一代人有很多共性。就像几乎他们都提到了宽大的棒球夹克、棒球帽以及Air Jordan,就像他们都提到了BAPE与藤原浩,这都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但同样,现在那些我们看不懂的东西,就是属于现在这个时代的东西。

      聊着聊着,老张就给我讲了一个他们班学生的故事。2028宿舍有两个学生,也喜欢球鞋。两个人都喜欢球鞋,所以关系特别铁。老张怕我记混了,就用AB两个代号给我区分。

      但是有一天,A和B就莫名其妙的打起来了,动静挺大,隔壁宿舍的告诉了导员,导员告诉的老张。作为班主任的老张呢,就去问了问这个两个学生,平时玩的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这就打起来了。两个学生也没说啥,然后老张又问同宿舍剩下的学生,剩下的要不说不知道,要不就说没啥大事,说张老师不用操心。老张就觉得有点火了,说这帮孩子都琢磨啥呢,这样可不太行,有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于是他就把A和B一起叫了过来。

      最后软磨硬泡下,还是A说了这事儿,说是前两天,B买了两双二手鞋穿,A就奚落了他两句,所以B就还嘴,说着说着俩人就急眼了。老张一听就有点糊涂了,说你俩打起来就因为一双二手鞋?

 


你会买二手鞋吗?

听到这里我就打断老张了,我说:「停停停,一定是这个A家里特有钱,然后B省吃俭用买了两双二手鞋,被A嘲笑了吧?这故事有啥可讲的。」但老张告诉我,我只说对了一半。事实上,真正有钱的那个是B,家里条件一般的是A。听完他说我反而更蒙了,我说那这个没理由吵了啊?

      老张说:「你看,你这就先入为主了。谁说有钱的就不能穿二手鞋?谁说没钱的就不能对鞋子有一些近乎偏执的追求?」

      老张告诉我,其实是那天,B买了一双二手的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6,因为他觉得这个鞋也没啥太多的意思,就是挺火的,所以有一个穿穿玩就得了。买回来了呢,他就把这个鞋子拿给A看。A看到后皱了皱眉头,表示自己从来不穿二手鞋,B一听就乐了,说这个买鞋不都是为了穿的吗?新的旧的有啥不一样的。然后A就给他讲了一大堆道理,B就十分不以为然,说了两句片汤话。随后俩人就干起来了。我说这个故事你想告诉我啥?老张说你自己琢磨吧,闺女醒了。

 


标签始终是不好的

其实后来,我一直在想这个故事,就是我们是否太容易为别人打上一些先入为主的标签?其实无论是那个时代的球鞋爱好者的,都有着不一样的面孔,以及在球鞋身上有着不同的追求,并且想要通过这个事物,得到一些不同的东西。

      有人可能单纯的把球鞋当做一个玩物,它仅仅是为他带来一些很轻松很简单的乐趣;但有的人也会把它当做是一种深沉的信仰。当然,这都是正确的。其实在现在,我不太喜欢去强调一些标签,再去把这些标签分门别类。因为你始终不是那个他,始终不能明白他眼中,球鞋的意义。

      最后在去上海INNERSECT之前,我给老张发了个微信,说哪天带上老婆孩子一起聚了聚。老张只给我回了三个字,「忙,再说。」今天的故事到此其实也有另一个彩蛋——珍惜身边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不要让狼狈的生活,是你们的情感也变得狼狈不堪吧。于你,于我,于老张,均是这个道理。球鞋是纽带,始终在那里。

 

 

本文图片来源于:

 @KOF、@duitang.com

@snekaernews、@娱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