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二流」球员,史蒂芬 · 库里
「二流」球员,史蒂芬 · 库里
2019-10-06 18:17:24

 


 

 

无疑,金州勇士队新赛季的表现以及取得的成绩将成为所有人共同关注的重点。2019年1月9日,Stephen Curry在The Players Tribune发布了《Underrated》一文,文中回忆了自己篮球成长之路中的种种艰辛,以及对于困难及挑战的解读与克服。至于新赛季Stephen Curry与金州人将打出怎样的成绩,还让我们拭目以待。

 

2001年的夏天,我参加了在田纳西举办的AAU全国锦标赛,那年我13岁。那时我的身高在1米65左右,绝超不过1米67,体重大概在45公斤。我们输掉了那场比赛,当然,毫无意外,我打的烂到家了。是的,我终于得到了这个我已经等了1年的机会,得到了这个可以来衡量自己实力的机会...但我并没有把握住它,没有打出我应有的水准。一瞬间,我感觉我失去了所有。这次失利就像警钟一样,时而沉闷时而刺耳的声音始终回旋在我的脑海中...当然,有一个教训是我可以汲取的——我依旧不够好,依旧不够强大。

      我记得那时我们住的是一家快捷酒店?好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始终记得我回到酒店房间时的感觉——我始终闷闷不乐,一直在生自己的气。是的,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我并不会对失败感到气馁和愤怒,但我只是...我感觉我畏手畏脚地缩在龟壳里,被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制着。嗯...我想,我感受到了这些大型赛事及其背后的,那种残酷的篮球文化对我们所有人的教育——我们走在了一条生死攸关的道路上,很难回头。就像我的父亲也选择了这条路,他成功了。可他的儿子...他呢?这个小子甚至无法在一群13岁的同龄人中脱颖而出。

 



库里的身体素质并不占优

 

就像我说的,我的心态...还有我的身体,似乎被冻住了一般。我只是...哦,好吧,就这样?我不够好?到这里...就结束了吗?是的,对那时的我来说,在那一刻,一切都结束了。但也是在那一刻,我的父母让我在田纳西州的那间假日酒店中坐了下来,给了我一个我认为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演讲。说真的,我希望把这些话分享给你们,因为这是属于我的无价之宝。母亲对我说:「史蒂芬,这些话我只对你说一次。」

 

没有人能决定你的篮球梦想,除了你之外,没人可以为它定义,更没有人可以去书写你的故事。

 

「那些教练、球探、数据、或者是你的同龄人,再或是你父亲的那些成就,这些人,这些事,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你的篮球梦想。只有你可以书写你自己的故事,只有你。所以...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用你自己的双手,用你自己的思想去控制你自己的未来,记住,史蒂芬·库里的故事,是属于你自己的。」我要告诉你们,说真的,母亲的这一段话,以及在酒店的那一刻,始终让我难以忘怀。

      它伴随着我逐步成长,伴随着我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并开启了我的职业生涯,这是我一生中得到的最好的建议。每当我需要它的时候——每当我被冷落、被低估、甚至被彻底不尊重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些话,并且坚持这个原则。我对自己说:这不是别人的故事,而是我自己的故事。这不是别人的故事,而是我的,是史蒂芬·库里的故事。

 


故事刚刚开始

 

等等,等等。暂停一下,读到这里你一定认为之后的故事就像每一篇鸡汤文一样,一个孩子得到了鼓舞,然后一切就会变得越来越好?拜托,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最起码在史蒂芬·库里的故事中不是那样。我要告诉你们,距离成功,我还差的很远。

      那时我瘦弱的体型是最大的问题,就像...好吧,真的,我真的太瘦弱了。同时最令人担忧的是,在增重这件事情上,我始终是徒劳无功的。我和我的堂弟威尔经常去家附近的购物中心,那里有一家健安喜(GNC),我俩会非常执着的看看那里的货架上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当然...我们的身上没有钱,所以我们不会买任何东西。但我们只是想...你明白吗?我们总会盯着那些瓶瓶罐罐去幻想一些东西——瘦弱的史蒂芬·库里会和他的兄弟在那里发呆,盯着那些瓶子中的神秘粉末,好像这就是成为...好吧,我知道,仅仅是盯着看对我的体型并没有什么帮助。但在之后的一天,奇迹发生了,我拥有了那些神奇的药剂。我的身体开始发育,我开始变得强壮...

      哈哈哈哈哈哈,得了吧,我在开玩笑。变高变壮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从来没有。老实说,除了长高了几英寸外,我在高中剩下的日子里差不多还是那个样子,就像那些球探说的那样——又矮又瘦,投篮还算不错。好了,你大可以猜到之后故事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了。

 


父亲的影子?

 

在我高三的时候,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向我抛出了橄榄枝,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们对我有些「兴趣」。如果你仔细想想,你并不会觉得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人脑子坏掉了,他们为什么会盯上了一个又瘦又矮只会投篮的家伙?很简单,我的父亲之前在那里就读...因此我也在规划是不是要去那所大学读书,说实话,我都在思考我该穿哪个号码的球衣了。有一天,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一位助教主动表示,要来我的学校和我进行一次小小的碰面...好了!现在是史蒂芬·库里接管比赛的时候了!我已经要去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打球了。但...真的吗?

      一开始,我满怀期待地等待这次面试——我同他们建议在午餐时进行会面,你看,我像个小大人一样,显得非常老成,非常酷,也非常专业。但那时我16岁,在一个拥有300多名孩子的小学校里读书,我所说的午餐时间,不过是在我们的学生食堂中,所以...这一点也不酷...更不要提专业了。很快,那个重要的日子就到了。他们庄重地走到我的餐桌边,他们穿着十分学院派的Polo衫、戴着棒球帽,我们握了握手,然后坐了下来开始谈话。说实话,那次谈话我感觉很不错,我知道,整个食堂的人都在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来看待我的这次谈话,但事实证明,我知道有人在偷瞄我,而且之后学校里的家伙们也在讨论这件事。总之,那是一次不错的经历。可随后,现实还是将我击溃了。

      助教对我说:「谢谢你史蒂芬,感谢你的应邀,我们想请你成为预备球员(Walk-on)」原来,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只是来见我的,仅此而已。我不会让父亲觉得他帮了我一个忙,就像他从来不会要求我去那样做一样。但...弗吉尼亚的到来更像一种礼貌?对于传奇球星之子的尊重?是的,这位「传奇之子」还要自己交学费。总结成一句话,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对我根本不感兴趣。

 


那些过往

 

我始终记得,我在戴维森学院过得有多么的谦逊与卑微,以及苦涩。首先,我要告诉你,现在戴维森学院是不错的学校。如果你正在读这篇文章,考虑上大学的事情,那么就去戴维森吧,一定没错,那是一所很棒的学校,有很棒的篮球氛围。但是当我回想起我的大学时光,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每个人都清楚地意识到,我们并不是一流篮球院校。我们只是在打球的大学生,不是大学生运动员,你明白这中间的差距吗?那种感觉就像,我们打完每场比赛就要去抓紧写作业一样,球可以不打,但作业不能不写...还有就是,我们和排球队共用一个训练场...

      在装备方面,更是你无法想象的豪华——每年每人有两双球鞋,两三件运动衫,以及一副护踝。到今天为止,我最津津乐道的回忆是戴维森学院发新装备的样子,像极了圣诞节。哦,其次就是那副护踝...它本身是白色的,但是一个赛季过后...它可能是各种颜色的。

 

但是,戴维森学院于我意义非凡。确切的说,正是戴维森的经历,以及在那里的收获成就了史蒂芬·库里。

 

在那里我明白了我真的要有所成就,不断提升。因为这些是我自己的东西,是别人无法撼动的东西。那么,要说哪些关于戴维森的记忆让我至今难忘?可能大多数人会觉得是我们在16强时战胜了威斯康辛,或者是8强赛和堪萨斯的比赛,其实都不是。实话说,是一个夜晚,这两场比赛之间的一个夜晚。

 


难忘的一幕

 

在我们和堪萨斯队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我吃完晚饭回到了球馆。当我拐过走廊的拐角,我见到了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诡异的事情之一,我这一路上遇到的大多数队友...他们席地而坐,是的,就在地板上,他们穿着热身服,对着笔记本电脑不停敲打。总结而言,这群家伙马上要打乔治城和威斯康辛州大的背靠背了,现在,他们坐在地板上奋笔疾书?我说:「呃...伙计们,你们在干什么?」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期中论文。哈哈哈哈,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距离8强赛还有12个小时,那是那时的我视为人生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但我的那些伙计却坐在走廊上写论文,在写字板上奋力厮杀。哈哈哈哈,我真的爱戴维森学院。

      我记得道格·格特里布(Doug Gottlieb),他当时是一个很有话语权的选秀分析师,他说我参选的那年共有6个控球后卫,其余5个的优势都比我大。SportsCenter还曾在推特上发布了他的评论:

 

「在里基·卢比奥(Ricky Rubio)、布兰登·詹宁斯(Brandon Jennings) 、乔尼·弗林(Jonny Flynn)、帕蒂·米尔斯(Patty Mills)和杰夫·蒂格(Jeff Teague)面前,史蒂芬·库里毫无优势可言。」

 

是的,当我在金州勇士取得成功后,有网友还挖出来这条推特。当然,现在我可以轻松应对这些质疑了,哈哈,一笑了之,云淡风轻。但当时呢...老兄,我很难描述这些评论对我有多大打击。人们会把所有的分析,所有的球探报告和所有诸如此类的东西放在眼前,这些东西大多都集中在我的短板:「瘦弱」、「无法杀入篮下」、「潜力有限」...至今我还能把它们背出来。但更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天,即使我最终打出了成绩,并具有和有着上述天赋的球员一较高低的能力后,这些专家依旧会用他们擅长的方法抨击我——他们总关注人们不能做什么,而不是弄清楚他们能做什么。

 


被低估之旅

 

不久前,我有了一个想法。我称它为「被低估之旅」——它基本上是这样的:我要创立篮球训练营,遍布全国,遍布世界。太棒了,伙计,训练营是很多NBA球员最初成名的地方,我们应该保持下去!但我一直在想关于这些训练营的另一件事。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些都是一样的,一小部分孩子参与到其中,而球探大多关注这小部分中那些脱颖而出的孩子。

      我只是在想,你知道,这对那些「一流」的孩子没什么坏处,但其他的孩子怎么办?那些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缺点,被贴上「二流」的标签的孩子呢?我并不是说这些孩子需要参加每一个训练营。从我有这样的想法开始,我就觉得如今的「标准」是有问题的。但如果我们可以把训练营的「标准」设置好,那我们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我所说的「标准」的另一面,你们可以理解为「偏见」——每当我们把这些热爱篮球的孩子们用我们的认知定义的时候,就会产生「偏见」,而当「偏见」产生,我们就会为他们定义上一些「固有印象」,这会阻挠我们自己的判断,更会阻碍他们的发展。

      这就是「被低估之旅」背后的故事,我想为那些被认为是二流或三流的球员做一些事情。这是一个为热爱篮球运动的孩子们准备的训练营,他们希望借此机会向球探们展示,他们眼中的弱点其实可能是他们的秘密优势。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为那些不愿让别人来书写他们故事的人,准备的营地。

 


永远的「小学生」


我注意到一些东西。这就是人们认为的,一旦你开始取得一定的成功...你会忘记自己来时的路。并且,一旦你达到了某个终极目标...你会忘掉初衷。但是根据我自己的经验呢?在你的脑海里,老实说,它永远不会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它从未减少,低估的声音从未减少。那么...我该怎么做?

      2010年,试图让五支球队后悔他们的选秀决定...这远远不够;2011年,试图证明我作为球员比作为交易筹码更有价值...这远远不够;2012年,努力克服伤病...这远远不够;2013年,试图打出成绩,履行一份很多人认为我不配的续约合同...这远远不够;2014年,试图证明那些认为「库里的打法在季后赛行不通」的专家们是错的...这远远不够;2015年,试图证明那些认为「库里的打法在总决赛行不通」的专家们是错的...这远远不够;2016年,试图打破公牛队的72胜记录...这远远不够;2017年,试图找出勇士队是如何在系列赛中以3-1落后的...这远远不够;2018年,我们要努力克服伤病的困扰,克服火箭队的棘手表现,以及其他任何可能给我们带来麻烦的事情...这远远不够...

      那些低估从未减少,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越来越成为我的一部分。我认为这是我在过去17年里真正理解自己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这种低估的声音可能一开始只是世界强加给你的一种压力与挑战。但如果你知道如何驾驭它,它可以成为你回以世界的最强一击。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推出训练营,但你们猜猜谁不会被邀请参加呢?就是史蒂芬·库里!因为他长大变强,不要考虑让他继续学习了,因为他早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杀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