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给 Converse 加「钩子」,拒绝与 Nike 联名,Chinatown Market 究竟要如何颠覆游戏规则?
给 Converse 加「钩子」,拒绝与 Nike 联名,Chinatown Market 究竟要如何颠覆游戏规则?
2019-05-21 11:57:38

 

interview / Arthur Bray

photograhy / Ja Tecson

design / Xiang

translation / VV

editor / VV

 

每次提及到Chinatown Market的时候,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的是那双穿在LeBron James脚上印有Swoosh的Chuck Taylor 70s还是那标志性的Emoji微笑?似乎来自于洛杉矶的他们永远能带给我们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也正是因为这么多的惊喜存在,为庆祝《SIZE·尺码》的十五周年,我们与Chinatown Market展开了联名合作,在此期间,我们专程赶赴了Chinatown Market位于洛杉矶的总部,找到品牌创始人Mike Cherman,进行了一次对话,让他本人来亲自讲述关于Chinatown Market和他的故事。

 


Chinatown Market创始人Mike Cherman

在你创立Chinatown Market之前,你其实还在做另外一个品牌——ICNY,你是如何开始这一切的呢?

其实Chinatown Market是在绝望中成立的。之前我打理的ICNY是一个做反光骑行装备的品牌,然后便是一个很常见的投资人撤资公司倒闭的故事,我自己需要解决剩下的一切事情。于是在我结束ICNY后,我创办了Chinatown Market。带着2万美金的负债,我从纽约搬到了加州,在那里,我靠着信用卡创办了Chinatown Market。后来,我在Complex Con上得到了一个免费的展位,在那里,我有幸很快卖出了5款T恤和5款帽子。所以一切都起源于那一次的Complex Con,经过这件事,我发掘出我们在创意领域的潜力,并学习用不同的方式做事。能够迅速地做出产品的原型,是Chinatown Market如今能成功的重要原因。

 


 

你以前曾设计过一些以科技为基础的服装,甚至有着在Nike工作的经历,和Kith的Ronnie Fieg也有着不错的联系,但是似乎现在接触到Chinatown Market的很多受众并不了解你的设计过往。

如今Chinatown Market在众人眼中是一个做T恤的品牌,这样的误解也是因为人们其实并不是很了解我的过去。在我看来当下在Chinatown Market工作的很多年轻人也不是很了解这段往事,所以我对于这件事并不是特别介意。

 



 

在Chinatown Market,你达到了哪些原来在ICNY不曾做到的成就?

在我早年的经历中,我从艺术学院肄业,后来去到了Nike在纽约的定制中心,那里有很多关于设计的机器设备,在那里我也遇到了很多人。他们如今已经是设计师、产品经理、亦或是去到像是Supreme这样我们很尊重的品牌工作。这里反而成为了我的大学,教会我很多事情。我可以每天都有机会做着我喜欢的设计,在Nike的这份工作也为我后来在ICNY的工作奠定了基础。我去过中国、日本、韩国,对于我来说,这些亚太地区的经历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在那里,无论是遇到像你和Yeti Out这样的创意团队,还是看到在香港生活的人们,这些都让我意识到了整个世界其实远比我脑海中的要国际化很多。这些旅行的经历不仅开阔了我的眼界,更是让我改变了产品设计的理念。我还记得的在韩国时看到的那些快递员穿着的宽松的裤子,以及在日本司机们带着的白手套,正是这些不易察觉的细节影响到了我后来在创意和设计上想法。

 


 

将你在Kith、Nike、ICNY和Chinatown Market的设计生涯串联起来的线索又是什么?

在我看来ICNY更关乎我个人,因为ICNY的产品都是些跑步和骑行的装备,相对来说比较小众,而Chinatown Market则是一个能够被大众接受的品牌,因为产品都非常有趣,且易于穿搭,并没有特殊的穿着场景。ICNY的设计是为了满足那些骑手和跑者,当然如果有人将这些衣服穿到了其他运动以外的场合,或许只有他们会觉得这是酷的。而Chinatown Market就不一样了,我可以设计一件能够变色的夹克,亦或是印着很有趣的图案的T恤,不同的产品在不同的场合都有着自己的价值,这就是Chinatown Market令人兴奋的地方,我可以不加顾虑地去做更加宽泛的产品线。而对于那些有着特定消费群体的品牌来说,这是不可行的,因为你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些事一旦你做了就会招来人们的不理解。在ICNY的时候,我甚至不能去做纯棉的T恤,因为跑者和骑手消费群体们只希望看到带有3M反光元素的产品,如果他们想买其他带有图案的棉质T恤,他们会转向其他别的生产T恤的品牌。

 



 

在你开始做Chinatown Market时,为什么将主要的经历都放在了T恤而不是之前所做的科技面料服饰?

在ICNY时,我特别喜欢日系的机能服饰。我在日本时见到了诸如 ISAORA、Arconym、Patagonia 这些品牌,并且被它们深深吸引。而这些品牌给我的启发也成为了我创立ICNY的动力,因为我很喜欢这些服装。但是在我创立Chinatown Market后,我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来自纽约坚尼街的元素。并且已经形成了快速建立模型的习惯,这种设计也让我乐在其中,在坚尼街,你会看到很多写着“I Love New York” 、“Fuck You, You Fucking Fuck”的T恤,亦或是其他带有旅游纪念品性质的T恤,而这样的设计已经被卖了20年有余,这些设计都非常经典,但是我认为它们应当有一个更好的体现形式,成为新环境下的经典。对我来说,能够做出类似这样的设计,是一件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而在设计中遇到的挑战也是。我坚信,我的设计能够成为坚尼街下一个20年中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