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给 Converse 加「钩子」,拒绝与 Nike 联名,Chinatown Market 究竟要如何颠覆游戏规则?
给 Converse 加「钩子」,拒绝与 Nike 联名,Chinatown Market 究竟要如何颠覆游戏规则?
2019-05-21 11:57:38

 

interview / Arthur Bray

photograhy / Ja Tecson

design / Xiang

translation / VV

editor / VV

 

每次提及到Chinatown Market的时候,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的是那双穿在LeBron James脚上印有Swoosh的Chuck Taylor 70s还是那标志性的Emoji微笑?似乎来自于洛杉矶的他们永远能带给我们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也正是因为这么多的惊喜存在,为庆祝《SIZE·尺码》的十五周年,我们与Chinatown Market展开了联名合作,在此期间,我们专程赶赴了Chinatown Market位于洛杉矶的总部,找到品牌创始人Mike Cherman,进行了一次对话,让他本人来亲自讲述关于Chinatown Market和他的故事。

 


Chinatown Market创始人Mike Cherman

在你创立Chinatown Market之前,你其实还在做另外一个品牌——ICNY,你是如何开始这一切的呢?

其实Chinatown Market是在绝望中成立的。之前我打理的ICNY是一个做反光骑行装备的品牌,然后便是一个很常见的投资人撤资公司倒闭的故事,我自己需要解决剩下的一切事情。于是在我结束ICNY后,我创办了Chinatown Market。带着2万美金的负债,我从纽约搬到了加州,在那里,我靠着信用卡创办了Chinatown Market。后来,我在Complex Con上得到了一个免费的展位,在那里,我有幸很快卖出了5款T恤和5款帽子。所以一切都起源于那一次的Complex Con,经过这件事,我发掘出我们在创意领域的潜力,并学习用不同的方式做事。能够迅速地做出产品的原型,是Chinatown Market如今能成功的重要原因。

 


 

你以前曾设计过一些以科技为基础的服装,甚至有着在Nike工作的经历,和Kith的Ronnie Fieg也有着不错的联系,但是似乎现在接触到Chinatown Market的很多受众并不了解你的设计过往。

如今Chinatown Market在众人眼中是一个做T恤的品牌,这样的误解也是因为人们其实并不是很了解我的过去。在我看来当下在Chinatown Market工作的很多年轻人也不是很了解这段往事,所以我对于这件事并不是特别介意。

 



 

在Chinatown Market,你达到了哪些原来在ICNY不曾做到的成就?

在我早年的经历中,我从艺术学院肄业,后来去到了Nike在纽约的定制中心,那里有很多关于设计的机器设备,在那里我也遇到了很多人。他们如今已经是设计师、产品经理、亦或是去到像是Supreme这样我们很尊重的品牌工作。这里反而成为了我的大学,教会我很多事情。我可以每天都有机会做着我喜欢的设计,在Nike的这份工作也为我后来在ICNY的工作奠定了基础。我去过中国、日本、韩国,对于我来说,这些亚太地区的经历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在那里,无论是遇到像你和Yeti Out这样的创意团队,还是看到在香港生活的人们,这些都让我意识到了整个世界其实远比我脑海中的要国际化很多。这些旅行的经历不仅开阔了我的眼界,更是让我改变了产品设计的理念。我还记得的在韩国时看到的那些快递员穿着的宽松的裤子,以及在日本司机们带着的白手套,正是这些不易察觉的细节影响到了我后来在创意和设计上想法。

 


 

将你在Kith、Nike、ICNY和Chinatown Market的设计生涯串联起来的线索又是什么?

在我看来ICNY更关乎我个人,因为ICNY的产品都是些跑步和骑行的装备,相对来说比较小众,而Chinatown Market则是一个能够被大众接受的品牌,因为产品都非常有趣,且易于穿搭,并没有特殊的穿着场景。ICNY的设计是为了满足那些骑手和跑者,当然如果有人将这些衣服穿到了其他运动以外的场合,或许只有他们会觉得这是酷的。而Chinatown Market就不一样了,我可以设计一件能够变色的夹克,亦或是印着很有趣的图案的T恤,不同的产品在不同的场合都有着自己的价值,这就是Chinatown Market令人兴奋的地方,我可以不加顾虑地去做更加宽泛的产品线。而对于那些有着特定消费群体的品牌来说,这是不可行的,因为你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些事一旦你做了就会招来人们的不理解。在ICNY的时候,我甚至不能去做纯棉的T恤,因为跑者和骑手消费群体们只希望看到带有3M反光元素的产品,如果他们想买其他带有图案的棉质T恤,他们会转向其他别的生产T恤的品牌。

 



 

在你开始做Chinatown Market时,为什么将主要的经历都放在了T恤而不是之前所做的科技面料服饰?

在ICNY时,我特别喜欢日系的机能服饰。我在日本时见到了诸如 ISAORA、Arconym、Patagonia 这些品牌,并且被它们深深吸引。而这些品牌给我的启发也成为了我创立ICNY的动力,因为我很喜欢这些服装。但是在我创立Chinatown Market后,我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来自纽约坚尼街的元素。并且已经形成了快速建立模型的习惯,这种设计也让我乐在其中,在坚尼街,你会看到很多写着“I Love New York” 、“Fuck You, You Fucking Fuck”的T恤,亦或是其他带有旅游纪念品性质的T恤,而这样的设计已经被卖了20年有余,这些设计都非常经典,但是我认为它们应当有一个更好的体现形式,成为新环境下的经典。对我来说,能够做出类似这样的设计,是一件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而在设计中遇到的挑战也是。我坚信,我的设计能够成为坚尼街下一个20年中的经典。

 



 

那你的目标消费群体会是那些来自坚尼街的人吗?

不能完全这么说,在我看来我的客户群是所有的16至35岁的年轻人,这样的人们很大程度上会去穿一件带有笑脸图案的T恤,对他们来说这样的衣服适合所有场合。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我知道很多人都会关注Chinatown Market内部的成员,想要知道我们是如何展示自我。对我来说,能够看到这些孩子追随着Chinatown Market的年轻设计师一起成长,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

 


 

Chinatown Market又是如何开始应用笑脸这一经典元素的?

其实这个设计源于经典的“Thank You, Have a Nice Day”图案,从那时笑脸的图案就深深扎根在每个人的心里。在我童年时,一直呆在我的祖父母在科罗拉多山谷里修建的大篷车里,在那上面就有很多这样的图案,在大篷车外甚至有一个3英尺高的笑脸装饰,每个夏天我都会看到这些笑脸,它们也成为了我潜移默化中的设计灵感。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笑脸是一个非常正能量的意象,当我有很多负能量的时候,这个图案能够成为我希望的源泉。你们也知道,Chinatown Market成立的时候,大概是Donald Trump刚刚当选。

 


 

所以这是一个让你保持正能量的提示了。

同时这还是一个能让人回想起Acid House时期的经典图案,我认为任何时候你都能够穿上一件带有笑脸的T恤。

 

从产品的角度来说,笑脸以外的那些图案设计又是如何获得成功的?

其实有很多的灵感来源都没必要太过当真,只是一种幽默的处理罢了。我一直的宗旨都是希望这些年轻人们能够去做自己,但我并不会去告诉他们应该一直去做什么。他们也很能够理解Chinatown Market的美学。我有一个设计师非常喜欢朋克和硬核摇滚,其他人又中意滑板和Hip-Hop文化,所以这些创意的火花往往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所以如果能够开放地对待各种不同的事情,远要比一个人去思考能够得到的结果更好。

 


 

你会做一些季节性的产品系列吗?你又是如何适应如今零售业的环境的?

我们做设计,消费者购买,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当一些产品在线上售罄时,我们会在线下去发售一些更加特别的配色,消费者也能够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专属于他们的设计,我们不喜欢被动地在店铺里等待消费者来消费,我更喜欢的方式是用给予消费者专属的设计或是配色的方式来吸引他们,只有我们的思维足够快,才能带给买家新的想法,这才是我们能够存留在当下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的原因。

 

Chinatown Market以T恤起家,如今你还在做着一些关于家具、篮球的设计,这样的拓展是一种品牌自发的行为吗?

我是想要在我们能够设计的所有东西上都有所作为,而这也正是让Chinatown Market保持独特和趣味的重要原因。现在我们的产品甚至包括了地毯和乒乓球台,整个设计思路都被打开了,我想要通过这些告诉人们街头品牌能做到事情有很多。

 



 

Chinatown Market是如何开始鞋类设计的?

我们最初的企划之一是与Crocs的合作,那时我们还协助Crocs与Pleasures、Pizza Slime,和Left Hand展开合作。球鞋文化与我们做的所有事都息息相关,人们也对于球鞋有着非常高的了解。Chinatown Market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都非常看重关于鞋类的产品,并且在做着非常有意义的企划。


 

 

3D打印枪又是如何成为Chinatown Market在定制球鞋企划上的重要元素的?

我在Youtube上看到了人们通过3D打印枪在各种产品上进行创作,于是我们很快便入手了这个有趣的工具,并且有些一发不可收拾,我们几乎将其使用在了所有东西上,然后这些产品又有了病毒式的传播,我们在Youtube上传的视频有了数以百万计的观看量,然后我们便拿着3D打印枪在全美进行了“巡演”,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我们因此闻名。但是在我看来,我们之所以在定制领域受到关注,都是得益于这项科技。这是一个关于找到改变产品设计方式的过程,我们发现了这一途径,并将其升级,讲出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

 


 

Converse x Nike理念的All Star鞋款同样得到了LeBron James的青睐,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我有一个为LeBron James造型的朋友,LeBron James问她是否能够帮他弄到一双带有Swoosh的Converse Chuck Taylor。这位朋友找到了我们,并且希望我们能够将笑脸的图案放置在鞋子的内侧,我们很快便做出了她要的设计。但是其实我对于这件事并没有很大的期望,我们根本没想到LeBron James会在什么时候穿着这双鞋,或者换句话说,没想到LeBron James会去穿着这双鞋。结果LeBron James还真的在总决赛之前上脚了这双鞋,借着人们就开始猜测他是不是要去湖人队了。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因为一双鞋,敏感的人们就开始猜测他未来的归属,这就有些疯狂了。

 

为什么LeBron James会在上场之前着用这双鞋呢?

这是当下球员们都会去做的一件事,在他们上场之前,他们都会用心地搭配,并且通过着装向人们展示自己又拿到了什么样的赞助,如今的球员通道已经成了他们的秀场,而LeBron便是在秀场上展示这双鞋的模特。

 


 

就品牌间的合作而言,你是如何挑选自己的合作伙伴的?

我们一直都在寻求那些经典的品牌,并且将如何与他们做出不一样的作品视为对于自己的挑战,我们乐于去做这样的事。拿Hypefest上我们和Lacoste的合作来说,我们在他们经典的Polo衫上喷上了很多短吻鳄的图案,这便是将街头和奢侈的一种融合,以街头的美学来诠释Lacoste最为经典的元素,所以每一次的联名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挑战,我们不会用同一种方式来与第二个品牌合作,我很喜欢并且尊重一些设计师保留经典设计的行为,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能够去做的还有很多事情,所以我们时刻都会保持对新鲜事物的尝试和挑战。

 

在很多人眼中,Chinatown Market 是一个以Bootleg文化为起点的品牌,你有没有发现有时候其实来自官方的合作和Bootleg之间的界限已经有些模糊了。就LeBron James而言,他是Nike签约的运动员,但是他仍然会上脚你做的Nike x Converse球鞋。

在我看来这种现象更关乎于DIY文化,只要有人想要看到某种设计,那么存在即是合理的。如果世界需要这种未曾为创作出的设计,就会有人这样做,而这恰巧就是我们想要启发人们去做的事情。有些创意想法的确不会被一些大公司认可,Nike永远不会让Swoosh出现在Chuck Taylor上,那你是愿意等待这个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是自己动手去做?我并没有用这样的方式去赚钱,而是在向年轻人们证明这些事情他们也可以完成。如果道德层面上的思想限制住了我,那我绝不是一个好的设计师。我认为Bootleg的创作过程中享受设计与启发别人的过程,才是最为重要的。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让自己更加轻松的观念。

是这样的,同时我们不能够将这种设计看得太过宝贵。只要用这样的想法去启发其他人就好,我们不能将这样的设计据为己有。人们看到这样的设计后,也会以此为基础升级这样的设计,而我也会产生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