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假鞋、高仿、渠道货,仅属于中国Sneakerhead的「不治之症」
假鞋、高仿、渠道货,仅属于中国Sneakerhead的「不治之症」
2019-04-20 14:36:37

 

Text / Shady

Editor / Shady

 

 

近日,Air Jordan 6 Retro Black Infrared 2019成为了风口浪尖的话题鞋款,一时间,国内各大二级市场交易平台中「黑红6」的售价一落千丈,成交数量亦同步大幅下滑。无疑,这款在两个月前风光无两的球鞋,一时间成为了球鞋玩家唯恐避之不及的灾祸。至于此次「黑红6」事件的始末,相信各位也从各大同类媒体、自媒体的报道中有了大致的了解——总结而言,当下二级市场中混入了一批足以蒙骗过球鞋鉴定师,得以以假乱真的「黑红6」。更有消息表明,这批搞得人心惶惶的高仿亦由专业鉴定师操刀「监制」,通过知己知彼,对症下药的方式方法,打造一批鱼目混珠的高级假货。
     可说,要写在前面的是,今天笔者所写的这并不是一篇打假、辨假再或是教你怎样鉴定球鞋的文章,事实证明,相比较于关于假货本身的种种,我们应更为关心的是,为什么到了信息发达,消费者保护政策相对健全的今日,在球鞋领域之中,人们还要在讨论关于假鞋的种种,再或是为何还会深陷于这个漩涡之中无法自拔。是的,在今天,假鞋、高仿、渠道货,是仅属于中国Sneakerhead的「不治之症」。

 

 

 

无法回避的痛点

 


闻名国际的The Silk Street

 

意大利中国文化网站Sapore Di Cina曾于2016年发布了一篇有趣的报道,名为「中国假货市场指南(Guide to China’s fake markets)」,文中指出了中国假货泛滥,并且点名了北京最为著名的假货市场——秀水街。与此同时,文中还提到了譬如砍价,提前在淘宝网上查好价格等等在秀水街购物的潜规则。事实证明,没有人知道从何时起,中国与假货二字紧紧结合在了一起,更没有人知道,「制假大国」这个名号还有多久才能从中国头顶拿掉。自问题的本源来看,中国造假产业的茁壮成长自然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天时」的问题我们暂且在这里不占用过多的篇幅,如果相关政策得以健全的话,侵权品牌、制假工厂以及今日我们所面对的,部分鞋款真假难辨的乱象或许早已得以被控制住;至于「地利」,众所周知,国内部分城市建有各大品牌的生产厂或代工厂,在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下,亦使得造假产业有了先天优势——你不难发现,自我们熟知的球鞋产品而言,很多尚未市售的鞋款再或是品牌从未发售过的配色早已被发布在淘宝闲鱼等交易平台。无疑,「莆田制造」是圈内老生常谈的问题,莆田亦是SNEAKER领域最为最富神秘色彩的城市之一。
     至于「人和」,其实是笔者此次文章想要同大家聊的事情。说个题外话,早在前些天,笔者去交道口找朋友办点事情——熟悉那一片的朋友都知道,南锣鼓巷、鼓楼向来是人山人海,而近两年那一片地似乎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划着改造搬迁。因为朋友在那附近开店,闲暇间他也我和谈起了开店的种种,说来也是凑巧,我问了他一个我一直都很好奇的问题——「那些开在路边的橘色商店究竟有没有人光顾?他们是怎么生存的?」朋友吐了口烟,漫不经心的告诉我,肯定有生意的,不然为什么人家开了这么多年也不关店,总不能白赔房租吧?这个故事虽然有些无厘头或是无趣,但是却真的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世上的任何事物,存在便有存在的道理——无论是街边卖着淘宝同款打着「设计师店铺」旗号招摇撞骗的小店,再或是黑色橙色相间的橘色用品,必定都有仅属于他们的受众人群。至于回到我们今天的话题,假鞋、高仿、渠道货,再到今天的「黑红6」事件,所有的问题根源,一定更倾斜于消费者这一边。你不可否认,你不买假鞋,但是肯定有人要买。这是你无法控制的,甚至于,是你无法预想到的。

 


HIGHSNOBIETY发布调查报告

 

2017年9月8日,HIGHSNOBIETY发布了名为「中国最大电商盗版Yeezy调查分析(Here’s How Many Fake YEEZYs Are Sold on China’s Biggest E-Market )」的调查报告,其携手LTD丨限数据公司追踪了2017年5月至2017年8月间,淘宝网中近百家分别销售真假Yeezy BOOST 350V2 Zebra的销售情况。诚然,截止于2017年5月,淘宝网拥有5.29亿的月活跃用户,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淘宝网中共有700多万家商家,这两组数字在今天还在不断刷新之中。无可厚非的是,淘宝网国内规模最大电商网站的名号当之无愧,但正如淘宝网所一直在面临的山寨产品问题,HIGHSNOBIETY所给出的统计中,亦给出了一个所有人意料之中的结果——在监控时间内,山寨版「斑马」与正版「斑马」的销量之比约为6:1,而在总体走势方面,在2017年7月与8月间山寨版Yeezy BOOST 350V2 Zebra的销量大幅增长。深度剖析而言,adidas曾于2017年6月24日对Yeezy BOOST 350V2 Zebra进行补货,在补货之后,盗版「斑马」的销量出现了激增,自5月到7月的销量增长了近9倍之多。无疑,在正版补货的同时盗版「斑马」的销量却同步大幅增长,这样的数据表现所暴露出的问题定是不言而喻的。

 

 

购置假货的心理底线

 


你身边究竟有多少人在穿假鞋?

 

有意思的是,即便你在今天在淘宝中搜索关键词「Yeezy」,按「销量自多至少」重新排列后,位于榜首的依旧是仅售145元的国产椰子。与此同时,当你点开筛选菜单时,你会发现在价格区间的选择栏处,会有47%的用户倾向于购买「0-670元」档的Yeezy。可说,无论是上文HIGHSNOBIETY给出的调查报告,再或是淘宝站内的筛选与排序,也仅仅只能代表当下市场的部分模样,因为除去淘宝之外,假货横行的地方还有着京东、拼多多、闲鱼、以及你朋友圈中的微商。而Yeezy在假货中,也仅仅是冰山一角。

 


仅有11%消费者在Yeezy的正常价格区间

 

美国CNBC暨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曾发文指出「亚马逊所面临的中国假货问题越来越严重」。据CNBC表示,自2015年伊始,中国卖家在亚马逊市场上的销售额增长了一倍多,而在成交量与总成交金额上涨的同时,亚马逊平台面临的问题已愈来愈严重。除去他们接到了来自买家的投诉之外,正版卖家也在不断进行抗议。知名律师Chris Johnson表示:「当下乱象的既得利益者是盗版卖家以及亚马逊平台。前者通过低廉的价格夺得买家的关注并收获利润,大量的商家涌入,后者也会得到他们应得的管理费用。」但在另一方面,我们的关注点似乎不局限于关乎亚马逊平台的种种,事实证明,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都会有假货的盛行,而假货的优势也很明显——价格。无疑,这也抛出了一个全新的问题,消费者对于接受假货的底线是否有所不同?再或者说,人们对于不同类型的假货,是否会有不同的心理底线?

     举个例子,就今天人们最为关注的「制假」事件类目来说,似乎没有什么的影响力比得了食品类的相关新闻——无论是当年传遍全国的「苏丹红」,再或是「纸箱子馅包子」,食品类以及医药类等等民生类产品的安全问题往往会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以及时时监管。换句话说,大家会心惊胆战于自己吃到假的食物,喝到假酒,但是相比之下,自我国的庞大的人口基数来看,再到本身便是颇为小众的球鞋领域而言,关心自己脚下穿的是不是一双假鞋的人定是少得多。但不巧的是,关心真假的少,却不代表穿鞋的就少。众所周和,各个层级消费者对于SNEAKER的需求日益增多,部分病态的消费者亦造就了更为病态的市场,似乎在10年前没有人能想到一双「原价」为1899元人民币的球鞋居然还要加价购买,并且在多次补货之后价格还能保持稳定。但是就像我们之前谈到的底线问题,你对SNEAKER这件事情而言,心理底线又在哪里?没错,我相信在大部分玩家眼中,SNEAKER在心中更像是一种精神寄托,但是我们并不能拿自己的标准去丈量所有人的想法——有人会戴假表,有人会拿假包,同样也有人会穿假的鞋子,为了虚荣也好,为了面子也罢,其实在今天看来,假的与真的,从来都是两个层面的事情——有的人会自始至终贯彻着自己的热爱,将Sneakerhead的精神贯彻到底;也有人仅仅为了上脚一双大家都在穿的,他不太能理解为何如此火爆的鞋子而去购买假鞋。可是最为有趣的是,今日可怖的「黑红6」事件,将这原本毫无关联的两片天地,混为了一谈。

 

 

 

真正的不治之症

 


还记得之前的「黑银5」事件吗?

 

什么是鉴定一双球鞋真假的准则或是依据?一张来自专柜的购物凭证?清晰的中底钢印图?一份专业球鞋鉴定平台的鉴定报告?相信你比我还要清楚,上述的三点在今天都不那么保险了——早在10年前,香港购物小票与POS机凭证便成为了业内公认的假鞋标配;3年前的Air Jordan 5 Retro OG Black Metallic让每一个球鞋玩家成为了专业的钢印分析师,N5、N7还是N几,就像挑选带编号的中华香烟一样,每个人都心惊胆战的揭开中底,只为撕扯清楚自己手中的「黑银5」到底是什么货;今天,球鞋交易软件不断升温,而一双从A平台买的鞋卖到B平台却鉴定为假的事例想必大家也听到了绝对不止一次...那么,究竟如何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抱歉,目前看来,这些乱象还没有任何得以解决的迹象。

     没错,似乎我们不能成立一个像食品安全局那样具备国家性质的球鞋检验机构,与此同时,即便是具有一双火眼金睛的鉴定师,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的鉴定技巧,因为假货也在不断的升级改造。那么问题来了,很多人会质疑,产品源头暨品牌方有没有针对假货盛行做出相关应对方法?诚如Nike便在去年推出了官方的防调包扣,但是正如你我看到的,即便诸如Nike等品牌的能力再强,也无法干涉二级市场的交易,因此似乎没有人可以将诸如「黑红6」之流的乱象,彻底扼制。美国球鞋网站SNEAKERBARDETROIT曾报道过一则颇为嘲讽的文章——「假鞋售卖者可以月入过万美金」,我们不难发现在制假产业中的供求关系有多么的夯实。而无论是贩卖者,再或是购买者都在盘算着自己心中的算盘。
     同时,就像此前笔者写到的,「黑红6」事件将真假两片天地混为了一谈。在某个城市的某个车间,一群工人夜以继日的研究一双鞋子——走线、钢印、贴标,他们于手中鞋子的严谨态度,并不次于艺术家于艺术品的匠造之心。毋庸置疑的是,没有任何一个球鞋爱好者再或是消费者可以接受「以假代真」的蒙骗,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以假代真」的恶果却是源于消费者本身的诉求。或许,今时的「黑红6」只是一个开始,仅属于中国Sneakerhead的「不治之症」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你说这场疾病在什么时候结束?真的,真的没有人知道。